山阴不收-24k纯学渣

那位光之子在领悟到自己死期的时候,把身体绑在一根石柱上不肯倒下,直到死亡女神莫瑞甘化身的乌鸦落在他肩头,人们才知道英勇的库丘林已经死了。

西幻(?

记梗,回头和 @奶昔_从零开始的存稿字数 一起约着写


我是个来自西方的小恶魔,真的小,才几十岁。

我本人比较爱玩,有事没事喜欢旅游,不管是谁召唤我,我都喜欢去凑个热闹,反正现在恶魔和天使基本上也没什么大冲突,所以也没人管我。

毕竟我大多数时候只是个围观群众,我的理想是做一只安静的恶魔。

不过这几年比较麻烦,东方突然多了一股热衷于反基督的力量。这种力量并不是由某个人或者某一群人产生,它具有广泛的民众基础,每天高喊口号几万次不在话下。

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召唤恶魔,还去了好几趟传说中的古老东方,我不得不说到中国神鬼界的护照真是贵的飞起,没几次就穷的一干二净,干脆留在了中国。中国神鬼看我年纪小又立志不做搅屎棍,竟然还给我上了个户口。

中国的神是出了名的不好惹,神系还乱。有天竺过来的佛教一系,本土的道教一系,还有杂七杂八的山海经等古书籍一系。最近听说有凡人写小说,糅合了各系搞了个洪荒设定,我看着也快自成一家了。

所以西方神魔没事不找东方麻烦,打起来占不到便宜,他们人多脑洞还大,个个填海移山不在话下,本土邪恶势力都被硬生生打成了纸老虎,现在怂的一逼。

但是现代人总能创造奇迹。

前几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好像是叫“膜蛤”的信仰,也已经快造神了,和西方天界几千年憋不出个新花样根本不一样。

刚刚好像又听见有人喊我了,我去看看。

……

——“卧槽我跟你们讲当初一个鹤归一万八,谁敢惹你叽粑粑!”

——“666厉害了我的藏剑”

……

——“黑狗:掉血算我输。”

——“666我爱汪酱汪酱使我快乐!”

……

所以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召唤恶魔啊!


***

1,666是撒旦的代号,基督教中的恶魔数字

2,"666"一词在圣经启示录中暗指迫害基督教徒的罗马暴君尼禄,而后扩大泛指恶魔、撒旦和反基督教者【不知为什么很戳我笑点【因为脑补了一下沙条爱歌带着尼禄的样子啊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打字好麻烦!看着手稿根本不想打字!!!

明明打字也不是很慢聊QAQ聊天的时候速度能飚飞

然而就是不想打字……

可能还是因为没有断网吧……

×××

小公举和贼的故事写了个开头

少女和魔鬼的故事写了个开头

旧剑和Lily写了个开头

通天塔写了个开头

狩神写了个开头


想死


厨力放出的无脑踩点三连发

【fate/AMV/燃/汪酱个人向】Animals-兽性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507623/

【fate/AMV/燃/汪酱个人向】已凋谢的·fade&Lose Yourself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51949/

【fate/AMV/燃/汪酱个人向】On My Own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461900/


我爱汪酱!!!麻麻我想和这个纸片人谈恋爱!!!

他怎么能这么帅!!!我爱他一辈子!

想写个故事(的梗概

【公主线

盛世之末,一个贼去皇宫偷东西,转了一圈愣是没看上,然后拐弯去公主的屋子里摸了块手帕【好晚上对着撸【并不是】,就走了

(走了以后对着光一看wodema这绣的什么玩意儿公主就这个水平果然大清药丸(吓的手一抖,帕子在火炉里燎掉了半边

公主的麻麻刚好是将军的女儿,这块手帕也不是公主的,是公主的麻麻让公主转交给皇上的。麻麻绣工不好,所以手帕上的花儿看起来惨不忍睹,但是如果把表面的线拆掉,就能够看到朝内勾结外贼的坏东西名单。

第二天一早公主起来发现手帕不见了,不知道里面猫腻,也没当回事儿,就随口和麻麻一说。麻麻当场懵逼,然后将军也懵逼,皇上更懵逼。

贼什么也不知道,莫名其妙被追成了一条狗,心说这个朝廷果然有毛病,以前逛你们国库的时候都没见这么激动,现在为了公主一条手帕集体高潮。躲了半个月终于被逮回去了,二话没说定了个秋后问斩。

公主发现这个贼被逮回来了也懵逼了,心说父皇这是气糊涂了,以前国库失窃的时候还没这么大反应呢。麻麻想想公主也不小了十六七了,就把真相告诉公主了。

公主懵逼二次方。

她就去牢里看贼,贼看到她当场痛哭出声说我招你惹你了为了一块手帕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还年轻我还没恋爱呢!

公主:手帕呢?

贼:我烧了。

公主:哦那你等死吧。

贼:我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

然后大家再以抓贼的激情找手帕,没找到。然后公主觉得这事儿我也有责任,就悄咪咪去找贼说你真的烧了啊?在哪儿烧的?没给别人看见吧?

贼:我tm骗你干嘛啊!!!

公主:哦那你等死吧。

贼:你等等我好像没烧完。

公主:快快快拿出来你拿的不是手帕是你的命啊!

贼:我有一句mmp……算了我不讲了。

公主非常高兴地拿着手帕去找麻麻了,麻麻又给皇上了,皇上找了一群绣娘拆线,拆了三天终于还原了三分之一。

皇上高兴地差点跳起来,对着名单一个个怼了过去。

麻麻高兴地差点跳起来,抱着公主喜极而泣

将军高兴地也差点跳起来,名单上的人手里的兵最后被他一点点据为己有

公主有点忧郁说贼怎么办?

大家说这么高兴的时候你tm和我说贼?

公主说可是贼罪不至死啊!

没人听她的。

秋天到了,公主坐着车路过市口,一掀帘子正好看见行刑,贼跪在台上,下面是拿着馒头准备沾血治病的人。有大夫在说这是没用的,差点被人打死。

这时候飞过几个江湖人劫法场,乒乒乓乓和护卫打了起来,打了很久。没人去打刽子手,也没人把贼放出来

刽子手拎着斧头看他们打的起劲,挠挠没什么毛的光头,有限的脑细胞已经没法理解现在发生的事,只好接着做自己的本职工作。

手起,斧落。

血溅开来。

公主手一哆嗦,麻麻一拍她的手背:女孩子家家的不要看这些东西。

帘子落下了。

***

三年后,当年名单上幸存的几个坏东西谋反了,将军投降,王朝覆灭。

而公主离家出走,不知所踪。

C汪好帅啊!!!

一边撩妹一边输出!!!

2017.1.1

fgo动画特别篇观后感


【武侠(?)】顾长菁

 自修课写的,给我同桌的新年礼物

高中文笔且自带智障光环……不要打我_(:з)∠)_

******

    落梅双刀顾长菁,在纪山地界乃是响当当硬邦邦极其拿得出手的名号。偏生此人性情淡泊不慕名利,以至于“李鬼”一度泛滥成灾。就以城门口卖水果的大婶儿为例,一年到头看过不下二十个长相别出心裁不与世人同的“顾长菁”。

    后来,以讹传讹,也不知是怎的,顾大侠就有了一个“白面微须,貌若潘安,轻袍缓带,温润如玉”的名头来。这下又炸了锅了,落梅双刀在众人心里总算是挂上了个翩翩公子儒士风流的牌子,冒充的难度一夜之间从土里面直飞天际,抠都抠不动。这时候,“李鬼”风潮才渐渐歇了下去。

    再然后顾长菁的名字一路传开去,无数怀春少女闺房心思兜兜转转,最后义无反顾地一头栽在了落梅双刀上。一时间,一条街上三个酒楼,六个说书先生,一天能讲十二出不带重样的“落梅情”,从凄凄惨惨戚戚到红尘作伴潇潇洒洒不一而足。于是这个题材一下子风靡起来了,坊间渐渐开始传出顾长菁的话本了,有专供小娘子的缠绵故事,也有给汉子田间消遣的传奇小说。这一对双刀砍得了纪山地下的作妖龙王,也砍得了城外醪江十八路水鬼都督;今夜和李家三娘交颈厮磨,回头又和林家寡妇做了一处。

    之后,连土匪都不往纪山溜达了,这故事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昨儿上山剿匪寨,明儿进宫盗三宝;曾出过几金几银几铜板资助村头私塾,也买过几菜几汤几馒头救过街边乞儿。整整十年,顾长菁都是这一带的天字头一号名人,但凡是在纪山小住过几日的,没人不知道他。

    直到有一天,有人从关外慕名而来,指名道姓要和顾长菁一较高下,否则就要放火烧了这纪山。

    比武台外里里外外几十层人头齐齐没了主意,谁也不知道顾大侠住在哪个老台门里。眼看着连火把都点上了,就是无人迎战。

    这可如何是好?

    正是危急时刻,有一白衣少年背着双刀,跳上台去。众人一看,面若冠玉,器宇轩昂,端的是一副好相貌。

    “定是顾大侠了!”人群开始骚动,人们互相交头接耳,指指点点,“看上去可真年轻,驻颜有术呢!”

    那关外武人怪叫一声,亮出一把九环金背雁鸣刀,黝黑的肌肉紧绷着,简单打了声招呼后便出手了。人们只觉得劲风扑面刀光如匹,刀背上的铁环一时间响成一片。这一刀挟风雷万钧开山劈海之势斩将下来。

    少年憋红了一张脸,手持红缨双刀勉力支撑,左支右拙,很快乱了阵脚,被刀光扫到关节,无力再战,败下阵来。

    那人倒也不为难,哈哈大笑,熄灭火把扬长而去。

    “……噫!”

    人群里爆发出嘘声,众人目送这少年灰溜溜地下台离开。

    这以后,再也没人提起顾长菁了。


远离尘世的理想乡

嗨呀这是送给呆毛棉被王的一篇随笔

有一部分内容改编自百度百科和fate/go

以上。

******

这里是属于骑士王的理想乡。   

【1】

    阿尔托莉雅的出身复杂而又特别。她是不列颠国王尤瑟的孩子,虽然有着成为王的命运,但,却因为是个女孩而无法继承王位。尤瑟为了保护年幼的阿尔托莉雅,把她寄养在了一位贵族那里。魔法师梅林用魔法帮她隐藏了身份,为她传授知识。

    

    为何要伪装成男人度日?

    为何要从懂事起就开始习剑、学习国事、舍弃自身感情呢?

    一切都是毋庸置疑的,

    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为了拔出那把选王之剑,才诞生于世。

    ——我的一生,生来就该奉献给大不列颠。

    她一直这么认为。

 

【2】

    当尤瑟尔王过世,主教听从梅林的建议召集了所有的贵族骑士,以一把插在教堂墓园石块中的“石中剑”来选定新的国王。

    “拔出此石中剑者,即为英格兰之王。”

    人们这样传说着。

然而,在场没有人能从岩石中拔出那剑。既然如此,无奈的骑士们决定通过比武来选定王。

    她也去了,但她并没有参加比武的资格,而同时,那个收养了她的家族的年轻子弟凯,代表家族参战了。但凯在进入会场后竟然发现自己忘了带剑,于是请求阿尔托莉雅——不、应该叫亚瑟——的她回家去取。

    亚瑟赶回家,却发现发现大门紧锁着。返回比武会场取钥匙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她跑到了教堂的墓园里。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阿尔托莉雅来到那石块前,轻松地拔出石中剑,跑回去交给了凯。

选王之剑的出现令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大家怀疑地把剑插回石头里,但就算重复了一万次,仍然是除亚瑟之外无人能将其拔出。

    阿尔托莉雅在众目睽睽下拔出了那柄插在石头上的选王之剑,高高举起,剑锋在阳光下闪着难以目视的光,从此她就是这个王国的新主人,名为亚瑟的——

王。

 

【3】

    她继承王位后,率领着圆桌骑士团建立了无数功勋,十年,连续获得十二场重大战役的胜利,令原本疲弱的王国强大繁荣起来。

    人们开始爱戴她,称呼她为“常胜之王”。

 

【4】

    那把参加王选时拔出的石中剑,后因违反骑士守则在战斗中断裂,身为亚瑟王的她,后悔不已,于是梅林把她带到圣湖旁,从湖中精灵中那里得到了圣剑Excalibur。

    梅林曾问身为亚瑟王的她:“剑身和剑鞘你更喜欢哪一件?”

    她答道:“剑身,因为它的锋芒可以痛我一起保卫我的子民。”

    梅林说:“可是你要知道,剑鞘的重要性不仅不在剑身之下,更甚至是剑身的十倍。佩戴王者之剑的剑鞘者可以永不流血。这是你的剑栖息的地方,不能因为锋利与否来断定它的价值。对于剑来说,剑鞘永不可以遗失。”

    可惜的是,阿尔托莉雅并没有把他的忠告放在心上,事实上,丢失此鞘令亚瑟王的一生都落下了不祥之影,其最后甚至牵连到王国的崩溃。

 

【5】

    “我看到许多人笑着,所以我认为,那一定不是错的。”

    她想要守护她的子民。

    少女只是想要守护人们而已。

    可是,为了实现这目标,她必须舍弃“想要守护人们”的想法,因为如果有着人的心,就注定无法以王的身份来守护国家。

    少女完全了解这件事,之后才拔起了剑。

完全了解这件事,之后才发誓要以王的身份活着。

——王的誓言绝不可以破坏。身为王者。我有着不得不履行的义务和必须完成的责任。我的愿望只有一个,自从这双手执起剑的那日起,这誓言就永远不会改变。

    所以无论被疏远、被恐惧、被背叛多少次,她的心总是如此坚定。

    因为幼小的少女以人心为交换,希望能守护人们。

    可是如此崇高的誓言,又有谁能明白呢?

 

【6】

    变故总是在不经意间来到。

    既然为王的是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那么亚瑟王的皇后,桂妮维亚,注定无法拥有真正美丽的爱情。她对亚瑟只怀有愧疚和同情,而不能理解阿尔托莉雅的想法与做法。

    夹杂着对圆桌第一骑士,兰斯洛特的信赖,最终桂妮维亚情难自禁地与兰斯洛特展开了柏拉图式的恋情。她和兰斯洛特之间的恋情正如预言所说的那样为阿尔托莉雅带来了灾厄。

    传说兰斯洛特被湖中的仙女养大,因而也被称为“湖上骑士”。亚瑟王对兰斯洛特信赖有加,因此他成为了负责保卫王后安全与声誉的侍卫。兰斯洛特和桂妮维亚一直都只是精神上的交往,阿尔托莉雅对兰斯洛特和桂妮维亚的私情并未制止,以至于兰斯洛特和桂妮维亚都不知道亚瑟王已经得知了他们的事情。

    她对自己皇后也同样充满了愧疚。

    不久,阿尔托莉雅的王后格尼薇与兰斯洛特的私情被曝光,兰斯洛特逃亡。

 

【7】

虽然亚瑟王没有惩罚他们的意思,不过兰斯洛特的行为已经引起了很多骑士的不满。

他们的私情终于被人发现。兰斯洛特奋力杀出重围后逃脱,桂妮维亚则被带到亚瑟王面前。在骑士们的声讨下,阿尔托莉雅迫于国王的威严,无可奈何地将桂妮维亚处以火刑。然而对王后一往情深的兰斯洛特与战友强袭处刑场,强行劫走了桂妮维亚,两个人渡海逃往了法兰西。

    其后经过教皇的调解,兰斯洛特交还了桂妮维亚,桂妮维亚终于意识到是自己的错误给亚瑟和国家带来了灾厄,自愿做了修女。但故事并未到此结束。另一位著名的圆桌骑士,亚瑟王的侄子高文,他的兄弟在兰斯洛特劫走桂妮维亚时被杀,因此对兰斯洛特产生了怨恨。最终,亚瑟王决定亲征法兰西。

    

【8】

    就是这次征讨兰斯洛特,给了莫德雷德篡位的良机。

    莫德雷德是由既是亚瑟王的姐姐,又是其宿敌的魔女摩根的奸计而生出的人工生命——人造人的一种。为了讨伐亚瑟,并成为超越亚瑟的王,莫德雷德诞生了。由于莫德雷德是人造人,其成长速度极快,出生后数年便已作为骑士侍奉亚瑟王了。另外,由于其在能力上仿制了亚瑟王,不久她就作为骑士崭露头角。

    与摩根的意愿相悖,莫德雷德憧憬父亲,希望被父亲认可,然而这随着亚瑟王的拒绝发生了转变。为了践踏父亲的伟业,她开始“研磨毒牙”。原本形势已然达到极限的不列颠,随着这两人的激烈冲突而崩坏了。

    作为人造人出生,一切都如同疾风经过一般,她的寿命非常短暂。因此,也许她非常希望得到认可吧,从她那为之奉献一生的父亲那里。然而,莫德雷德也同样没能做到去揣度亚瑟的苦恼

    ——我乃伟大的骑士王之子。

    ——我乃傲然的叛逆骑士。

    哪个都是我、哪个都是自己。

    但是戴上头盔、自己就哪个都不是、

    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无聊的、拼命生存着的生命体一样。

    那么就像他们一样、在身边尽力的那家伙们一样

    她也一定会得到结果的吧。

    所以莫德雷德想要知道、在迎来自己的终结之前。

 

    ——我、究竟、是谁?

 

【9】

    亲征法兰西的亚瑟王留下莫德雷德管理王国。莫德雷德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于是他在全城散播谣言说国王已战死的谣言,并欲强娶桂妮维亚。亚瑟王闻讯后,急忙赶回不列颠,在双方进行对策和谈时,有一条蛇悄悄爬到了一位骑士身上,那骑士拔剑欲把蛇给斩断,于是印证着一场血腥的战争随之爆发。

    在征讨莫德雷德的在卡姆兰战役中,双方军队血流成河两败俱伤。亚瑟王最终用长枪杀死了莫德雷德,而自己也受到莫德雷德的致命一击。大部分圆桌骑士丧命,身边只剩下一名骑士贝狄威尔。

    临死之时亚瑟王要求贝狄威尔将圣剑Excalibur投入湖中,贝狄威尔知道舍弃王者之剑即表示王将逝去;他两次去到湖边都未能下定决心,回去向亚瑟王谎称剑已丢入湖中。但都因未能正确描述剑被湖中妖女收回的景象而被亚瑟识破。第三次贝狄威尔终于狠下心来将王者之剑投向湖心,这时湖中伸出女人的手接住了剑柄,随后沉入湖中。听完贝狄威尔回报所见后,亚瑟与世长辞。

    “Hic jacet ArthurusRex quondamRexque futurus(永恒之王亚瑟长眠此处)。”

 

    名为“阿尔托莉亚”的少女从岩石中拔出了选定国王之剑,伪装自己的性别以理想之王亚瑟的身份而活,以坚定的信念守护人民,守护国家。

    即使被背叛,被人畏惧不被待见,也坚信着这份不败的信念——

    王的责任,王来承担!

    剑栏之战中,阿尔托莉雅和莫德雷德两败俱伤,她用长枪杀死了自己的儿子,而对方则也重伤了她。曾经的首席骑士兰斯洛特带兵前来救王,但终迟了一步,因此这位圆桌骑士也因此悔恨一生。    

【10】

    幼年时仰望的理想成了难以实现的现实,即使有回过头重视,也再不有机会抬起头仰望。这就是作为人正确的心灵取向。但是,她却不是正确的。感觉痛苦的心,被万分宝贝的锁起来埋藏。钢铁的心是坚牢的证明。这样就可以继续漫长的旅途吧。

    王的义务到现在也没有终结。为了成就她的预言,王即是死了也无法回到拔出剑以前。时间流逝,国家繁荣,人民改变。即便已没有人再渴望高尚荣耀的王,

    那个誓言仍在继续。

    她以此作为替代,背负了太多的性命。

    过去的誓言和决心,永远和王连接在了一起。 

    “我啊,只是想证明。这样的我,就算是这样的我,也能够靠自己的双手争取到的东西。”

    无论是被施下的诅咒,献出的理想,还是留下的结局。因为是太沉重的东西吧。

    无论经过多久的沉眠,觉醒始终没有来拜访。

    她以此作为替代,背负了太多的性命。即便这痛苦不被任何人察觉。

    ——少女之身是无法守护一个国家的

    她清晰地知道,于是因此抛弃了自己作为少女的身份。连同少女的浪漫与柔软一同舍弃。

    如果,如果当初没有拔起那把命中注定的选王之剑,那现在会不会不一样呢?会不会就那样作为一个百合花一般洁白美丽的骑士姬渡过一生?阿尔托莉雅时常想着。

    她不知道。

    但她也不后悔。

    以高举此意为傲,以贯穿此信义为志。常胜之王在此高声唱响手中所持奇迹的真名——

    聚以天上繁星之吐息,辉煌生命之奔流,

    “Ex——calibur!”

    其名为,誓约胜利之剑!

    

    即使如此,也决定要战斗。

    即使等待着她的是无可逃避,孤独的破灭。

    “啊啊,你选择了一条艰辛的道路呢” 

    ——不去寻找谁,也不会被谁追寻。直到王的姿态从人们的幻想中消失的日子,将那温暖的期望当作梦。

    “不过奇迹是需要代价的,亚瑟王啊,你将用你最重要的东西去交换。”